出生不到兩年就拿到十幾億商業訂單,它靠什么?

發布時間 : 2017-08-09     來源 : 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新聞中心

  出生不到兩年就拿到十幾億商業訂單,它靠什么?
  2015年9月25日,由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抓總研制的長征十一號運載火箭完成首飛,正式出世。講真,在之后不到兩年的時間里,它取得的成績,讓人有那么一丟丟小確幸。
  據長十一總指揮楊毅強介紹:目前,長十一主要瞄準國內低軌小衛星市場,已拿到十幾億訂單。
       此外,長十一項目組已對30多家衛星用戶建立了名錄,并與7家衛星公司協調ICD技術文件,正為10余家潛在用戶做發射論證方案。
  “我們的目標和出發點是用航天成果普惠眾生,用科技進步的力量改變世界,搭起每個人與太空的橋梁。”楊毅強說。
  憑什么長十一在商業航天的道路上走得這樣硬氣?
  首先,高頻次發射能力。長十一依靠自主移動測試發射平臺,因為發射靈活機動,甚至可以在海上實施發射,理論上能高頻次發射。
  其次,快速履約的能力。一家小衛星公司今年成立,明年就要發射一顆星,從提出需求到實施發射也就半年的時間。
  第三,物美價廉。目前,在國際商業發射中,小型運載發射報價一般為每公斤2至5萬美元。未來,長十一的發射報價將不超過每公斤1萬美元。
  第四,管理模式創新。長十一推行項目制管理,在市場分析、市場推廣、成本管控等方面形成合力。
       憑借得天獨厚的快速、靈活發射優勢,長征十一號運載火箭自誕生起便被冠以“商業化、國際化”的標簽。面對商業市場,長十一馬不停蹄地做著自選動作。
  那么以長十一為代表的商業航天發射未來能不能一直保持這樣好的發展態勢?長十一火箭到底能不能在世界航天大潮中屹立潮頭?
  我們不妨將視野范圍擴大,看看世界。近幾年,隨著微納衛星尤其是立方星設計的標準化、通用化,再加之星上部件的貨架化、廉價化,衛星行業的“門檻”不斷降低,“土豆”衛星的發射需求源源不斷。這就使未來商業發射中一箭多星漸成常態,最具代表性的是印度的一箭104星任務,其中包含有星球實驗室公司的88顆“鴿”遙感衛星。
  時至今日,不同的國家、學校、公司、組織甚至是個人,都想要在大氣層外占有一席之地。
  舉個例子:加納僅用價值5萬美元的立方星圓了自己的“衛星夢”。
  盡管立方星的軌道低、壽命短、功能少,但有需求就有供給,隨著發射需求的飆升,利用傳統大、中型運載火箭“拼車”、“搭車”的入軌模式已難以滿足發射需求。一批專門為微納衛星和立方星量身定制的小型運載火箭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出來。
  比如,火箭實驗室的電子運載火箭,盡管其今年五月的首秀失敗,但發射訂單卻已堆積如山。
  此外,盡管電子火箭的太陽同步軌道運力僅有225公斤,但憑借其低廉的成本和“每周一射”的美好愿景,業界對該公司估值竟已超過老牌發射承包商——阿里安空間公司,這足見業界對該火箭前景的樂觀程度。
  由于衛星屬于特殊產品,沒有入軌就無法創造利潤,所以發射商的快速履約能力同樣備受關注。
  誰能廉價、快速、可靠地將載荷投送入軌,誰就能占得先機。尤其是隨著近年來一網、二代銥星、星球實驗室等互聯網星座和遙感星座的蓬勃發展。對于動輒幾十,上百乃至上千顆衛星的部署,考慮到星座單星壽命有限,誰能大批量、短周期地為客戶進行發射,誰就能在發射市場中占得一席之地。而一網公司四處簽署發射合同,對靠譜的發射商“求賢若渴”,正是業界對發射商快速履約能力強烈渴求的一個縮影。在商業航天帶來的變革中,不僅限于火箭,衛星領域也在迎來變革。
  隨著商業航天的推進,發射成本和門檻逐漸降低。商業航天行為已經從單純的衛星發射逐步擴展開來,其應用領域已從近地空間向深空拓展,例如月球快車公司已經獲批開展獨立探月活動。
  同時可以預見的是,載人航天也將是商業航天的下一個兵家必爭之地。其中亞軌道旅游由于難度小,見效快,費用低,因此將首先形成規模,代表性的“維珍銀河”和“藍色起源”都將于近期正式“開門迎客”。
      日漸開放和成熟的商業航天市場,正在逐漸形成一個有序競爭,良性發展的行業和產業鏈。純粹的商業行為和擴張的潛在市場將催生航天企業的熱情,促使資本和企業主動進行技術和模式雙重創新,將商業航天的觸角伸的更遠,更深。
  所以說,長十一不到兩年簽署十幾億訂單,這也只是它剛剛起步,“快箭長十一”未來商業前景無限。

                                 (轉自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官方微信)

【打印】 【關閉】

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爱彩乐彩票河北快三